每每路过央视大楼

2018-09-09 16:01

是继续往下念,还是承认错误?吴庆捷要做的并不是个选择题,“如果继续念,就是播出事故,性质更为恶劣。”他很郑重地对着镜头说了三个字“对不起”,而后重新播报这条新闻,“当时我真的觉得是自己扇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觉得很对不起多年来信赖我的领导和观众朋友们。但是除了说对不起,我找不到别的补救的办法。”

20年的主播生涯,我们对这张有正气又眼带笑意的脸太过熟悉,以至于在希腊都有国人能一眼认出他。而在生活中的吴庆捷又是什么样子?

25岁担纲主播黄金档新闻,每天坐在主播台上一脸正气地播报深圳大小事,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吴庆捷的性格,“就好像新闻是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了,任何事情贵在稳扎稳打地坚持。”但这种坚持有时候会被突然到来的状况打乱。

2002年,已经有10年主播经验的吴庆捷在直播一条时政要闻时把一个国家领导人的职务念错了,“当时刚刚换届,部分领导人的职务有变动,我念着念着就被惯性往下带,但当时头脑中已经给自己发出了警报,是的,这辈子第一次,我播错了。”其实,就在新闻开播前10分钟,领导刚刚找吴庆捷谈话,告诉他这一次竞争上岗他榜上无名。“我当时非常沮丧,我想这也是导致我出错的重要原因。”

这件事如同一根刺深深刺在吴庆捷的心里,也刺在他的主播台上,从此之后,他更加意识到“认真、坚持”是多么不容易的两个词,并以此自勉。

吴庆捷认为,主播并非单纯地播报新闻,更是用一张脸,一把声音与观众交流,获得共鸣。“以播报总书记到莲花山鲜花为例,我不用大声、不用高亢,而是选择用饱含深沉,平静中带着力量的语气,在连线市民时也要用自己的语言做很多技巧性的处理,让观众感觉平和,亲切。这一切都是上千上万条新闻播报经验的积累得到。”

除了多年保持着对乒乓球的热爱,与球友成立六年一班俱乐部每周练两手,吴庆捷最大的兴趣爱好竟然是逛街买衣服。“我欣赏美的事物,也喜欢发掘美的事物,我喜欢了解最新潮的颜色是什么?款式如何。”

事实上,从1992年开始,吴庆捷就在尝试在主持领域挑战自己,他的第一个主持任务是自己接的私活,在一个歌舞厅主持俄罗斯一个艺术团的晚会,“我尝试自己组织语言,自己与现场观众沟通,调动气氛。”当时这个艺术团在深圳演出了2个月,吴庆捷的主持口碑就已经在坊间流传,这极大地鼓舞了他的信心。在不断尝试和自我磨练中,吴庆捷的主持功力大增,后来在担纲《深视新闻》之余,还主持了一档综艺晚会节目长达2年之久。这一经历,无疑给“肉喇叭”的论调一个有力的回击。

其实即使这个时候,吴庆捷还惦记着他的北体,当时高考之前有个预考,预考在班级排上前20名才有资格参加高考,可是他的文化成绩比较“困难”,预考失败后沮丧回到家中,2天后,北广的高考通知却神奇地来了,加上乒乓球特长的30分加分,吴庆捷就这么迷糊着考上了北广。吴庆捷说,从那个时候,他开始相信有“命运”这回事。仿佛是命运对他说了一句:“你就从了吧。”他就被领进了“播音”的大门。

2011年7月,吴庆捷前往北京领取他人生第二个“金话筒”奖,当时评委会对他给出的评价是:没有一个播音员能够执着地扎根方言区20年,仍能如此认真地坚持字正腔圆。 20年的主播生涯,也让吴庆捷对地方卫视的新闻播报有了独到的见解。“深圳比邻港澳,并深受其文化影响,深圳的新闻主播除了要字正腔圆,规范大气,也要用稍快的语速、更生活化的语调拉近与观众的距离。”

吴庆捷是北京人,1982年刚跟随父亲去到桂林时,同学们都很好奇地围着他问东问西,因为他从“首都”来,那个年代,这从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光环”。尽管一家人有多么不愿意离开故乡,组织分配却是铁一样的纪律,磨合了大半年,吴庆捷仍常常“梦回故乡”,“梦到部队大院,梦到那里的伙伴。” 考上北广之后,意味着 “回家”的机会来了,每每路过央视大楼,吴庆捷都在心里对自己说,“以后一定要在这楼里上班!”可惜,毕业后央视和地方台的试镜都不是很成功。

1987年3月,吴庆捷高三,有一天,班主任对他说:“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来广西招人,你普通话那么好,要不去试试?”由于心里还惦记着练球,吴庆捷只当玩儿一样去了,当时一起通过复试参加面试的是9个人,这一试,他就得了广西第一名。

深圳新闻网讯(记者 王海婷/文 陈飞/图 巫伟敏/视频)每天晚上7点30分,打开深圳卫视,你看到的多半是这张脸。一脸正气又眼带笑意地告诉你今天的深圳发生了什么。从1992年担纲《深视新闻》至今,吴庆捷伴随我们走过了20年,在很多人心目中,他的脸就是一张熟得不能再熟的“深圳脸”。然而,你或许并不知道,这个45岁的中年男子当初得以走入深圳电视台播音是多么“跨界”的一件事。从直播中说“对不起”的懊丧到拿下两个“金话筒”平静地欣喜,这中间其实还陈列着酸甜苦辣各种滋味,他用20年的时间驳回了一个世人的刻板印象,然后坐在我面前胸有成竹地说出那句话,“我不是个肉喇叭。”

“很多人会觉得做主播很容易,普通话说得好,形象好点儿,往那一坐开始念稿,就好像一个肉喇叭,可我不是肉喇叭!”

有一天,在宿舍里,室友正展示在深圳拍摄的照片,照片上这个崭新的城市让吴庆捷作了此生最大的一个决定,去南方,去深圳。尽管,之前的他对深圳的认知,只是有一首《夜色阑珊》的歌儿而已。

深圳台的面试很顺利,1991年7月,24岁的吴庆捷背了个小包,只身踏上南下的火车前往深圳电视台报到,从最基础的新闻配音开始了他的“扎根之旅”。“那时候没有电子打印,新闻都是记者手写,我清楚地记得那条稿有一页纸那么长,我看了2遍,一字不落地一次配完,好像一切都自然而然,好像我原来就对这座城市很熟悉。” 1992年1月1日,深圳卫视改变,需要新鲜面孔,吴庆捷因为优秀的业务能力被推上了《深视新闻》,那一年他25岁。

在主播界,“金话筒”是最高荣誉,吴庆捷一人就拿了两个,可谓是“功成名就”。但世人眼中的“刻板印象”对吴庆捷而言简直是个巨大的“心理伤害”。

一旦遇到导播走神,画面播错的情况,主播还要临阵发挥,根据上一条新闻进行时间长短不定的评论或扩展,这些都需要对新闻的深度关注和长期积累,绝不是一个单纯的“肉喇叭”可以完成的。

而这也很难说不是一种职业病。吴庆捷说,播新闻虽然是很严肃的事情,但是自己无法忍受播报时呈现出来的自己是不“洋气”的,“这可是特区深圳啊!” 虽然都是穿着深色西装,吴庆捷要求“衬衫领要大,款式不能过时;领带头要大,色彩还要跟上潮流,既要端庄大方,也要有时代感。”

出生在北京的吴庆捷从小热爱体育,8岁学校成立乒乓球队,他马上爱上了这个运动,一路苦练,从校队打到区队。1982年,他跟随父亲转业搬到广西桂林,在桂林市体育学校继续打球。初二到高二的那几年,每天早上六点就要起床锻炼,即便如此他也乐在其中。如果时光倒回,去问当时的“小吴”,他铁定告诉你,他的梦想是北京体育学院。